目前分類:故事之外 (4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陳虹汶   

撰文  陳虹汶

有一種演員,天生在舞台上發光發熱,一上台就能成為各方焦點。有一種演員,樸素的很,需要不停地自我進修來累積舞台魅力。還有…更多不同種類的演員生活在劇場裡,用各自的長項和經驗在這個環境裡一同奮鬥著。


我呢?
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邱筑君   

撰文 邱筑君

五十一個故事開始前,我們決定重演舊故事!除了讓過去的經典重現外,也希望新觀眾有機會聽到之前的那些故事。
重演的第一個故事,我們決定挑選當年最瘋狂也最受歡迎的「飛天巨桃歷險記」。

當年剛開始說故事的時候,其實不太知道自己想表現的是什麼,就只是單純「說個故事當作練習」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江威毅  

撰文 江威毅

加入故事劇樂部已經四年有餘,有別於前兩年高曝光率,最近自己反而退居幕後,只有偶爾曇花一現,重溫一下昔日演出的感動。

這種經驗,有種小別勝新婚的感受。在剛開始的一兩年,每週每月的排練,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去反思沉殿。現在因為課業繁重,沒有辦法每個月參與演出,反而柳暗花明又一村,從聽眾的角度重新思考聲音運用。

我承認自己是個駑鈍的人,雖有小聰明,卻是開竅的很慢很慢。在我剛開始和小蛙老師學聲音時,老師說的話常常讓我陷在五里霧:聽不出什麼頭腔喉腔、什麼空間感那個雲那個霧?我只知道有種腔叫娘娘腔,還有美X說她有五倍的鑽石。什麼聲音描繪出的高樓華廈還是青青草地,心裡直嘀咕:「燒燬!」啊不是,是「蝦毀!」也難怪早期被小蛙老師「驅之別院」的時間,其實比待在團裡的時間還久。(淚,也難怪我會趴哭。)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劉宜君   

撰文 劉宜君

記得第一次到東豐街一號二樓,推開那扇玻璃大門時,看到昔日一起上聲音課的同學-小蛙、芯怡、小煌、紫瀅,無比的興奮。
而聽完故事,哇!每個演員只是透過聲音,就能將故事3D式的呈現,真的太棒了!

為什麼他們可以如此精彩的演出,而我卻原地踏步?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四十八個印章

撰文  邱筑君

耶!四週年了,我們還在!
竟然就這樣說了四十八個故事! 

 

四十八個印章
四十八張海報!四十八個故事印章!

 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陳立中  

撰文  陳立中
    
標題故意用了聳動的名字,但與原意不同,也沒有罵人的意思。   

進入故事劇樂部也兩年了,其中飾演了許多角色 ,有好人、壞人、狗、鳥、獅子、猴子、羊等各種類型,甚至是魅惑人心的惡魔,但演最多次的角色身分卻是「丈夫」,也是這裡「人盡可夫」的意思。明明現實裡只有單戀經驗,在故事裡也只有幾次戀愛經驗,甚至也談不好,在其他故事裡卻直接晉升成丈夫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演出前的帶動唱  

撰文  王世宇

「你是我的小啊小蘋果~怎麼愛你都不嫌多~」
這是我去年年底不知道跳了幾次、灑了不知多少汗水的唱跳,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覺得很好玩~
學生時期玩過康輔社的我,已經非常習慣這類的活動,因為對我而言,帶團康或唱跳等,就是一種表演的方式。
但是當時無論是我或身邊的人,都不曾注意到「聲音」的重要性,以致一些錯誤的發聲方式一直延用,甚至變成了習慣。
翻閱了當時還留下來的活動相關講義和秘笈,多半都是講活動技巧跟內容,雖然還是有提到一點聲音,但是著墨卻比較少。
所以在帶活動時,我時常覺得把聲音「放開」就好,大聲一點,讓大家都聽得到。

文章標籤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蕭妤真   

撰文  蕭妤真 

一個好聽的故事,「開始」和「結尾」很重要。故事開始要帶領聽眾進入一個情境,結尾則是為故事留下一絲餘韻,就是旁白的任務。在故事劇樂部的眾多故事裡面,我挑選三個具挑戰性的旁白「開頭」和「結尾」,大家可以試試看能否抓到那個「味」兒。

挑戰一:有一個小公主,她叫做潘妮洛普,她就快要八歲了,卻還非常非常任性,那是因為國王和王后都非常寵她。(棒棒糖小姐)
這句旁白的難度在「潘妮洛普」,看似簡單的四個字,一開口說成「潘妮弱普」(是有多虛弱?)或「潘妮肉普」(肉腳普嗎?),一齣好戲馬上就弱掉了…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邱筑君   

撰文  邱筑君

每個月寫劇本的時候,我總會突然丟出「有沒有什麼歌是男生唱給女生聽的情歌?」、「最近哪齣連續劇比較紅?」、「現在五塊錢可以在便利商店買到什麼?」,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問題。
然後大家就會開始給我各種答案,我再從裡面挑出我需要的,寫進劇本裡。
這次的推理故事,出現了一個大難題,這實在不是我一個人能解決的。
照慣例,又丟出了訊息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尹仲敏  

撰文  尹仲敏

偶爾,會對於表演這工作產生困惑。

這半年來的幾個工作,從舞台劇到廣告,常常都會遇到要調整的卡關點。
比如舞台劇中,自己處理台詞的節奏習慣,無論是聲音或動作,都跟導演要的表演節奏不一樣。我覺得這樣子做節奏正好的,導演始終覺得太快,要更慢,更凝聚,更放大等等。每個人對同個形容詞都有不同的主觀解釋,於是工作的狀態就開始像天平擺盪,演員試著找出不同的可能性,去接近導演對於這個形容詞的想像,直到兩邊平衡為止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羅紫瀅   

撰文  羅紫瀅

在今年的四月中下旬,一次排練晚歸的路上,我發生了一點小事故,原本以為只是身體的受傷,與聲音的影響應該不會太大才對;但在五月初時參加了一個遊戲軟體的試音,卻讓我大受打擊,選角大哥訝異為何我聲音有沒之前的好,且不管怎麼引導音階跟情緒都達不到要求,此時才驚覺我的聲音出了大問題,想說休養一段時間再回到劇團也許會好些,但聲音依舊是整個大爆走。

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或許是身體的調節出了問題而不自知,以為這樣的發聲位置才是正確的最輕鬆的,但其實是像被人掐著脖子,高八度分貝的在與人交談著。
常覺得說起話來身體很累,卻不知問題出在那裡,再加上那次的試音失敗,讓我對自己徹底的失去信心,也萌生了退出劇團的想法......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江威毅  

撰文 江威毅


今年團員們很高興領到新的橘色戰服,感謝團長小蛙老師不惜重本全新打造,長久以來支持我們的VIP當然也獲得漂亮的綠色團服乙件,穿上新戰服的同時,彷彿也感受到橘色的溫暖,以及綠色的芬多精,相信未來這一年,故事劇樂部要繼續提供溫暖還有宜人的氛多精給支持我們的朋友。

威毅凱婷立中小青姐  

每一次的故事呈現,都是我們嘔心瀝血的結晶。從初稿到完稿,至少都要修改四五次,為的就是最後呈現給聽眾一次完美的聽覺嚮宴。每個月推出一個故事,是團長小蛙老師的堅持,即使這意味著每個月即使都要忙得焦頭爛額,我們仍樂此不疲,因為這就是當初故事劇樂部成立的宗旨,我們相信大人小孩都有「聽」的能力,然而現代生活節奏飛快,人們常常忘了停下腳步,用心聆聽,我們的使命就是幫助大家找回「聽」的感動。


我也是後來才對「聽覺」有感。對大多數人來說,「聽」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,不過「聽」其實是一項複雜的認知過程。只是瞭解訊息的意義,只是「聽」見訊息的二維平面。聲音其實是立體的,而每次我們發出來的聲音,沒有一次是完全一模一樣的,其中細微的差別,得特別用心去聽才會聽得見。現代視覺科技如此發達,我們多數人都可以清楚分別畫質好壞,看見影像的形狀,但聲音的「形狀」,卻容易被人忽略。聲音可以是三維立體空間,有近有遠、有深有淺,甚至還有五彩斑斕的色彩,我想當初小蛙老師成立故事劇樂部,還有她對於這個團孜孜不倦的熱情,就是希望大家於眼角之外,還能「聽見」世界的多彩多姿。就像欣賞音樂會一樣,「聽力」是可以培養的,雖然剛開始可能會有種不得其門而入的感覺,但是隨著多聽多感受、多想多體會,一定能「聽見/看見」聲音的立體空間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邱筑君     

撰文  邱筑君

這次的輕輕公主,我們用故事角色取代旁白,讓宮廷奶媽有時跳出故事,有時又回到故事裡。
這是第一次做這樣的嘗試。
因為已經是第三十九個故事了,對於改編故事,其實已經有了一套SOP流程。(笑)
不過每次排練,總會在跟演員的互動中,發現可以做的小變化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張凱婷   

撰文  張凱婷

故事劇樂部成軍至今已邁入第三年,期間好友們總在接到邀約時說:「我沒有小孩,自己去聽故事很奇怪耶!」「但是,故事劇樂部並不只是說故事給小娃娃聽的團體啊!」我立馬反擊。於是他們來了,不但聽了第一階段的故事,還參與了第二階段的角色演練。離去時,朋友們意猶未盡,模仿著劇中角色說:「下次有缺演員可以找我喔~啾咪~」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我惆悵地想著:曾幾何時,大人去「聽故事」很奇怪,「聽音樂」卻顯得氣質非凡?在FB上打卡還會被拱為文青膜拜?

去年年中,我在東豐街認識了一個飛行員。他看上去和我年紀相仿,頂多再長個三、四歲。那天他邊同我聊天,邊在紙上隨意畫了一頂詭異的帽子,我說:「嘿!還好你不是設計師,不然要喝西北風了,這頂帽子也太幽默了吧!?」飛行員微微一笑說:「這帽子是很幽默,可惜我畫的不是帽子。這是一隻吞了大象的蛇~」我愣了半晌,仔細端詳這一隻...「蛇」。飛行員接著說:「你讓我想起當年受困在沙漠時遇到的一個小男孩,只有他看得懂我在畫什麼。」於是,飛行員把男孩的故事給我說了一遍。「最後,男孩回他的星球去找他的玫瑰花了。」我說:「欸,你覺得他回去找的是紅玫瑰還是白玫瑰啊?如果是紅玫瑰,根據張愛玲的說法,現在他那朵紅玫瑰恐怕已經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囉~」飛行員說:「我還真忘了問他!不過我很佩服他的勇氣。如果那朵玫瑰花代表的是每個人的初心,每個人最純淨無暇仿若童心的愛戀,那我真心希望男孩能找到她,哪怕她已成了一抹蚊子血。」

到今天,我都還時常想起飛行員談起這段往事時,眼神散發出的欣慰。畢卡索曾說:「或許我小時候就可以畫得跟拉斐爾大師一樣好,但是我卻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學習跟小孩一樣作畫。」或許就是為了追求這份赤子之心,故事劇樂部的我們持續在每個月的主題中尋找孩提時代的自己,小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玫瑰。你呢?你是否也曾留了一抹蚊子血在某顆未知的星球,等待你的重新回眸呢?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邱筑君  
撰文  邱筑君

今天是故事劇樂部滿三年的日子。
三年前的二月六日,我們第一次排練。
那時候只是把說故事當做一個練習,沒有多想什麼。
沒想到一下子就完成三十六個故事,還進了國家戲劇院。
如果三年前有人跟我說,我們以後會去戲劇院演出,我一定會回他一句:想太多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王永婷       
撰文  王永婷   

進入故事劇樂部將近兩年。這段旅程很漫長,我從小姐演到人妻,更踏入為人母的世界,這兩年是趟奇幻旅程,除了生命邁入不同階段,更因為我從未想過聲音可以透過這種形式呈現,也不知道大人也有聽故事、做夢的權利。說故事給小朋友聽很難,但說故事給大朋友聽,有時更難,成人時常會以較嚴峻的眼光看待一切,不過當聽到大朋友對表演有所回應,除了心裡的大石頭放下了,還有更多的成就感。雖然有時排戲真的很累,但就是這股成就感深深吸引了我,讓我有繼續逐夢的力量。


自從從事聲音相關工作後,對表演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,看電視、電影除了以觀眾的角度欣賞,更會以演員的立場思考:為什麼他會這樣演?如果是我,我要如何表現?這段期間,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大事,就是好萊塢喜劇巨星羅賓威廉斯殞落。當我聽到這則消息,心中除了無限唏噓,還有更多不捨,因為他的演出除了帶給我們歡笑,也帶給我們許多淚水。我開始思考許多事情,配音員是聲音的演員,我們故事劇樂部的演出是純屬搏君一笑,還是在笑聲背後也隱藏更多寓意?


曾經有人說:「觀眾看不懂的表演,充其量只是表演者的自我滿足,因為這代表你的演出無法打動觀眾。」這句話我一直謹記在心,每回落幕,我都在思考我的演出是自我滿足?還是可以碰觸到觀眾的心裡,讓觀眾心有戚戚焉?如果觀眾報以空洞的眼神、寂靜的迴響,雖然難過也失落,但也成為鞭策我進步的動力。
    「我思,我演,故我在。」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蕭勵  

撰文  蕭勵

「果然面對觀眾的感覺跟在錄音室裡很不一樣呢!」
我是蕭勵,在故事劇樂部的演出經歷還沒有很多,可以說是個完完全全的新人。因為自己對於聲音表演有十足的興趣,所以關於聲音的修練一直有在持續摸索,但是當眾演出的機會對我來說實在是相當難得,至今的每一次演出都讓我有不同的體會與感想。

我在故事劇樂部的第一次演出是在《阿里巴巴》的時候,擔任旁白的角色。雖然以前在錄音室也有類似的經驗,但是如何在眾人面前講故事仍然是我在當時必須面對的課題,經過每一次排練與第一次演出後,得到的回饋與經驗真無法只用印象深刻來形容。在那個時候,我才深刻的體會到不同的舞台都有著各自不同的面相,表演者必須視情況的不同而調整自己的演出方式,而如何做出精準的表現,則完全視表演者的經驗與功夫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陳立中   

撰文  陳立中

當初配音班第一堂課自我介紹裡,注意到了小蛙,當她說她是來這裡交朋友的時候,我覺得不可思議,怎會有人花了錢只為了來這裡交朋友?  
有一天下課,小蛙突然問一句:有沒有興趣說故事啊?
   
故事劇樂部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邱筑君  

撰文  邱筑君

 

今晚,第三十個故事完成!
三十個故事了,真不可思議。
每個月這樣排,這樣演,不知不覺一晃眼竟也累積了三十個故事。

本來沒有特別去算的,這個月寫簽到表的時候,赫然發現我們VIP已經來第三十次了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蕭妤真  
撰文  蕭妤真

2012年7月,因為一通電話,我被邀請加入「故事劇樂部」的演出,從此展開了一段美麗的錯誤。


一段美麗的錯誤?!就先從美麗的部份講起。第一場演出純屬救火性質,我演女主角「安」的同學,至於同學本人叫甚麼名字,已經記不得了,印象中台詞非常少,大約就是附和女主角的一些反應詞,加上我原本音頻就偏高,演一個小女生大概就像經常使用的樂器,只需要微調一下就可以上場。這應該算是美麗的開始。


接著,一個月後,又接到電話,一樣是救火性質,團長「承諾」台詞一樣很少。到了排練現場,根本不像電話中說的那麼回事,這次的角色是「旁白」,一出場就要震攝全場的『Hold住姐』,這才驚覺有些不妙。幸好,姐姐有練過,心裡暗想:「拿出國小演講冠軍的本事應該可以頂過去」,沒想到,排練的過程團長都默不作聲,就在練習結束的時候,悠悠的拋出一句:「哪一天晚上有空?我們來單獨特訓,旁白需要大修! 」我聽了心頭一驚:「旁白不就是美聲,抑揚頓挫、咬字清楚,我都做到了,到底是哪裡出問題? 」至於問題出在哪裡?想知道的話,歡迎報名小蛙老師聲音表達課程。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