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威毅  

撰文 江威毅

加入故事劇樂部已經四年有餘,有別於前兩年高曝光率,最近自己反而退居幕後,只有偶爾曇花一現,重溫一下昔日演出的感動。

這種經驗,有種小別勝新婚的感受。在剛開始的一兩年,每週每月的排練,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去反思沉殿。現在因為課業繁重,沒有辦法每個月參與演出,反而柳暗花明又一村,從聽眾的角度重新思考聲音運用。

我承認自己是個駑鈍的人,雖有小聰明,卻是開竅的很慢很慢。在我剛開始和小蛙老師學聲音時,老師說的話常常讓我陷在五里霧:聽不出什麼頭腔喉腔、什麼空間感那個雲那個霧?我只知道有種腔叫娘娘腔,還有美X說她有五倍的鑽石。什麼聲音描繪出的高樓華廈還是青青草地,心裡直嘀咕:「燒燬!」啊不是,是「蝦毀!」也難怪早期被小蛙老師「驅之別院」的時間,其實比待在團裡的時間還久。(淚,也難怪我會趴哭。)

人生的第一個轉角是從軍,也為我帶來一絲曙光。

退伍之後再見小蛙老師,老師對我說我聲音的狀況變好了。其實當下內心是很激動的,因為小蛙老師一向是有話直說,好就褒、不好就貶,而我常常是被貶的那個(所以才被驅之別院啊~)。後來想想,聲音改善的主要原因,就是當兵時期規律的作息,加上體能鍛鍊(尤其是核心肌群),發聲的穩定度才得以提升。

第二個轉角是在台大翻譯所(全名是台大翻譯碩士學位學程)唸口譯。

老實說,就讀口譯所給我的衝擊並不小。我把這一年多以來的學習,當作過去人生的總檢討。為什麼這麼說?因為唸口譯讓我不得不面對自己,還得學會和不完美的自己共處;更重要的是,口譯工作跟聲音息息相關,學習的過程中我不斷吸收轉化之前從小蛙老師身上學到的聲音應用。印象很深,在所上有一堂課,老師為了鍛鍊我們的短期記憶力(口譯員重要的工作技能之一),用英語唸完一段故事之後,要求同學用中文重述整個故事。老師知道我有學過配音,因此要求我用配音方式重述故事,我就用到了在故事劇樂部學到的技巧,讓故事重新躍然紙上,很有成就感!
前蘋果執行長賈伯斯(Steve Jobs)在2005年史丹佛大學的演講中曾說到「點滴的串連」(connecting dots),人生的每個階段每個事件,我們無法預期未來會有什麼關連,唯有透過回顧,才會發現這一切其實都是相互連結在一起的。現在回想起來,在故事劇樂部的經歷,還有在口譯所遭遇的種種挑戰,都顯得彌足珍貴。接下來的一年,我要遠赴夏威夷,開拓自己的視野、精進自己的能力,又得短暫和大家告別了。

至於下一個轉角會在哪?我也不知道。可以確定的是,未來旅途的點點滴滴都會是我成長的動力和養分。四年了,故事劇樂部一年比一年更加茁壯,有新成員的加入,聽眾的死忠支持,看著故事劇樂部越來越好,心裡其實是滿滿的感動。邀請各位一起來體驗、持續這樣的感動,讓故事劇樂部能一直走下去!

我們明年再相見,也歡迎大家有空來夏威夷找我。

「來去夏威夷~來去嚇威毅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故事劇樂部 的頭像
故事劇樂部

一千零一夜~故事劇樂部

故事劇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